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engjm818的博客

玉米 茶壶 小猫狗 ~_~

 
 
 

日志

 
 

毒藤   

2009-06-19 23:11: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打算今天搭 QH 的车去四亩地干活的, 但是宽纵了自己一下, 没去. 虽然早上的懒觉睡得挺美,可是起来后心里感到惭愧 - 今天多云, 可能是下个星期二之前唯一不下雨的一天 - 据天气预报说.
其实昨天晚上我也为今天工作做了准备, 但想到昨天下了一天 (加两个半夜) 的雨, 到处都是湿潞潞的, 园子里, 树/草从里干活不得劲, 所以为自己放假找出了一个由头.
还有一个原因我和 QH 都心照不宣, 就是发现我也被毒藤招上了. 其实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第一次我们各自疗伤, QH 不相信我的土方子, 故坚信我不过是被虫子叮咬了. 然而这次比较严重, 一目了然, 不由得他不信了.

毒藤, 英文名是 poison ivy, 三片叶藤,  跟爬墙的五片叶长春藤是一个家族的. 其枝蔓俯地便生根再发新芽, 似乎荫阳各处都适宜生长, 遇树攀树,遇墙爬墙, 无树无墙就沿着地面四下蔓延.
毒藤的三片叶色泽青翠, 很多不识者都很欣赏其清雅的形状.  若漫不经心地拽下一枝叶在手中撕扯把玩, 过后就后悔莫及了. 数小时后, 毒藤枝叶触及处的皮肤就会奇痒无比, 让人不由自主地去挠抓, 越痒越挠, 一两日之后就出现一片水泡; 水炮被挠破后, 流到哪儿哪儿痒,  再长新泡, 四下蔓延 - 跟毒藤一个路数地在人体上四下长泡,  据说要个把月才能看到曙光.
QH  招上毒藤时,  开始只是手腕上有一个小包,  三天后蔓延到四肢上, 后来肚, 腰, 脸上也没能幸免. 前两个星期夜里他根本无法睡觉. 从第三个星期, 老兄开始吃安眠药, 是外边药店里推荐的. 但头两天夜里不管用, 白天上班时却昏昏欲睡.  
现在 QH 已经足足经受了一个月的磨难了, 这几日虽不见新泡了, 但时常还见他下意识地这儿抓那儿挠地手不时闲. 不知道是习惯了还是真痒.  现在 QH 一看见园子里的毒藤马上就后退两步, 要保持绝对距离.
从上个星期日起, 我一直在清理园里的恶藤, 特别是毒藤, (而且下决心要把藤类植物从四亩地彻底清除) 所以无论再怎么谨慎, 都有可能被毒藤沾上.
昨天见到我两手臂和右小腿四处初起的水泡时,  QH 立刻说, "得, 这回你也没跑了.  完了吧..."  还拿出了他在药店买的各种各样 "专治毒藤" 的 "特效药" -  抹上后除了心理作用以外, 别的什么作用都没有.  平心而论, 他不愿我遭受同样的磨难,  但"有难同当" 又让他找到了一种心理平衡. 他和我也都知道他买的那些药, 用与不用没有太大区别.

我擦用了自己炮制的柏枝酒精 - 是去年从网上查来的; 当时极力向QH 推荐时却被嗤之以鼻, 直到第三个星期他实在没辙走投无路时才开始试用并承认比他买回的药 "管点用". 没有象QH预期的那样, 我昨晚一夜安睡无话.

QH 还是固执于自己愿意相信的事/人, 一如既往; 宁肯去找收钱有方治病低(无)效的美国专业(挂牌有照)庸医, "坐以待毙"地等着受罪, 也不愿意相信充满智慧的中国土方. 虽说我这土方子倒底功效如何还有待观察, 但我们肯定要再炮制一瓶柏枝酒精放在四亩地以备常用了.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